400-192-878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18这一年这些大佬过的很”闹心”,市值蒸发、破产重组比比皆是

2019-02-14

  距离2019年还有几天的时间,很快2018年就要过去了,其实2018年这一年对于很多的企业家们而言,可以说是十分艰难的。但是对于现大已经功成名就的那些商界大佬们来说,又有几个人的成功的背后没有经历过这些磨难呢?

大宗商品管理咨询

  有句老话说的好:”风雨过后就是彩虹”,之前所遭遇到的一切的磨难都是给之后的美好作铺垫,那么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在这2018年当中那些经历了磨难,失意的商界大佬们都有谁吧。

  要说起这个年度失意CEO,我们先来说说官方公认的一个。在早些时候,一份由杂志《经理人》推出的《2018年度最失意CEO榜》在网上流行开来,这份榜单中一共有五十名CEO被主为年度最失意CEO,各行各业均有涉及。当选年度失意CEO第一名的是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叫做陈义龙。

  这份榜单是从2018年9月15日开始截止到11月15日,从各企业今年的战略,执行力,商业变革,产品创新表现力以及行业影响等几个方面做出的评定。虽然说榜单当中的最失意NO.1是陈义龙,不过在小编看来名列第二名的CEO,似乎更失意一点。

  在榜单中排在第二名的是陈杰,陈杰是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价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听到上海莱士很多朋友们都应该感到很熟悉了,最近这段日子网上关于上海莱士的新闻报道不少。上海莱士的市值在这份失意CEO榜单当中是最高的,该公司市值为971.05亿元,与此同时上海莱士也是榜单中唯一市值过百亿的公司。这家公司还是相当有实力的,在2013年到2017年这几年之间,上海莱士的市值上涨了十多倍。

  早期的时候,上海莱士的市值还不过80亿元左右,后来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就将市值上升到1200亿元,而且在2015年的那场A股”千股跌停”的风浪当中依旧保持”稳中有涨”创下新高,也因此而为了众人关注的”明星企业”。不过这千亿市值却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内蒸发了近一半,由于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上海莱士从2018年2月底起直到12月7日,度过了长达9个多月的停牌时间。所以陈杰上榜年度最失意CEO也算是”实至名归”了。

  接下来要说的这位失意的大佬就是美图的蔡文胜了,说起蔡文胜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人比较少,但是要说起”美图”这两个字,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在国内,由于美图的出现从而引发了一个又一个的堪称”整容神器”的软件出现在了市场上。大家还记得美图刚刚投入市场使用时候的场面么,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这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美颜修图软件,可以说那个时候的美图是”一家独大”。

  美图公司成立于2008年的10月,不知不觉美图已经成立了10年了,在这10年当中美图发展了很多的业务,甚至还向手机行业进军,研发了美图手机,一时之间成为了很多爱美人士追捧的产品。而美图也由于快速的发展成为了自腾讯2004年上市之后的十年当中,香港股市里规模最大的科技IPO。

  而且当时的发展之势还让蔡文胜在自己的朋友圈当中自称是”迷你版腾讯”,那个时候,美图的发展前景一片大好,而蔡文胜本人也成为了厦门的首富。不过商场就如同是战场一般,每时每刻战争的方向都在变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2018年的11月29日,美图公司的股份从中午过后就一直保持下跌的趋势,截止到收盘,美图股价为每股3.39港元,下跌了15.88%。而与之前美图上市以来的最好成绩相比,市值蒸发了接近800多亿元,跌幅超过70%,直到现在美图近千亿的市值更是仅剩87亿左右港元,昔日的”福建民营企业市值最高的公司”走到这一步不禁令人唏嘘,不知道接下来的美图又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呢?

  再来就是ofo的创始人戴威了,作为曾经人们口中的高颜值共享单车代表的ofo,在刚刚面世的那会儿可以说是受尽了人们的喜爱,同时人们还送了ofo一个亲切可爱的称号叫做”小黄车”。

  我们都知道如今的这个时代,并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时代,同时它还是一个共享经济的时代 。而共享单车的出现则是给人们短距离的出行多提供了一个选择,那个时候ofo可以说是共享单车当中的先行者了,后来更多的人发现了这个市场,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涌向了这个市场,一时之间,什么红的,绿的,蓝的,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挤了进来。

  想进来容易,但是要想功成身退,又或者说是长久的立足于这个共享市场当中却是十分的困难。很快那些闻风涌入的共享单车就败下阵来,由于资金链,营运等诸多问题而退出了市场。ofo的情况虽然说也不怎么样,但是好歹是”存活”了下来。

  不过就算是”存活”了下来,但也是在艰难中存活,而ofo的创始人也曾经表示过,ofo的冬天已经来临了,接下来还有更艰难的困境需要面对,不过ofo不会因此而轻易的倒下,用他的话说就算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由此可见ofo的处境艰难,对于ofo这样的困境感到心急的还有那成千上万的ofo的用户们。很多网友都在”质问”ofo究竟什么时候可以退还自己的押金,还有一些用户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押金也是想尽了一切的办法,甚至假装自己是外国人,这个办法虽然听起来有点”雷”,但却十分的有效,很快这位用户就拿回了自己的押金,同时还收到了一封道歉信。

  这样一来,网上”声讨”ofo的声音更大的,而戴威这个曾经被人称赞,拥有数十亿身家的成功者变成了一个”欠钱不还”的人。

  下面我们要说的主角是一对父子,他们的经历可以称得上是过了一个相当悲催的2018了。他们就是厦门中盛粮油集团有限公司的掌门人黄文传与黄金安。2018年12月6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公告,宣布了中盛粮油集团的结束,中盛粮油自创立起至今25年的时间。

  在这25年间,黄文传将一个即将倒闭的小油坊打造成了福建省内规模最大的民营食用油企业,并且其”盛洲”商标品牌的估值在2016时就已经高达41.6亿元。不过有一点让人想不通的就是,”盛洲”食用油的销售成绩十分可观,而中盛粮油集团却面临着破产重组。

  不过根据相关信息得知,导致中盛集团陷入这种地步的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由于食用油市场的三次”限价”调控,另一个就是银行收缩信贷,最终引发了中盛集团的资金流动紧张。同时中盛集团的负债总额达到了近30亿元,其资产负债率更是超过400%。面对着价格调控与银行抽贷的双重压力,中盛最终还是没能撑住。而曾经带领中盛饭集团走向辉煌的黄文传父子,也成为了本年度最悲情商界大佬。

  接下来要说的这位人物,与其说他失意,倒不如说他是2018年年度最闹心人物来得更贴切一些。这个人就是锤子科技的罗永浩,相信大家在今年已经听说了一些关于锤子科技的负面新闻,而在2018年的下半年锤子科技的负面新闻可以说是报道的有些密集了。

  先是关于锤子拖欠合作方酷派四五百万的款项,后来又被爆料出锤子公司内部邮件表示无法正常发放员工十一月份工资的事情,再后来又因为拖欠供应商工钱,而被供应商找上门来,据其中一家供应商所说,锤子科技拖欠工钱已有9个月之久,而由于锤子科技迟迟未还工钱,从而导致该供应商厂家也无法如期发放员工工资,据悉该厂家已有半年的时间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了,而且由于资金的问题,该供应商厂家也处于停产状况之中。

  面对这些种种闹心的事儿,想来罗永浩的这个2018年过是是相当的糟心了,不知道面对新的一年,罗永浩又能否带领着锤子科技走上一条新的道路呢?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在前几年可以说是非常的火热,有许多人都购买他的手机,罗永浩也成为许多人的偶像,《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中有关于罗永浩的内容,大家可以看看。

  总的来说,这个2018年对于各行各业的大佬们而言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这些大佬们可以在新的一年当中走出困境,迎来新的曙光。

更多内容,请关注大宗商品咨询管理相关信息!

没有了,已经是最后文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中财通商—您身边贴心的管理咨询机构。